杂谈天下

记念 ss,向一个伟大的创造告别

毫无征兆地,Github 上 shadowsocks 项目 Wiki 被全部删除。那时的我天真地寄希望于作者只是厌倦于和无穷无尽的小白和 SSR 项目的抄袭,天真的以为这个项目还会以相对高的门槛运行下去。

之后就传出 clowwindy 被喝茶的消息,我震惊,我一直以为他是在墙外维护这些项目的,以至于我目瞪口呆许久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我对他的敬佩。

我早就知道 ss 这个神话总会有终结的这么一天,只是没有想到是今天,也没想到是以这样的形式。

我自认为不是愤青,甚至我曾经以为我不会谈论一个政治事件浪费我的人生,只是我在我的生活受到损害的时候才再次体会到,个人命运和国家是紧密相[……]

Read more

由云南地震引起的一系列事件所想到的:

先说说祈福

这个“习俗”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起来,大概是08年地震之后吧,然后我非常惊讶地发现后来晨光组织什么孔庙祈福,似乎就是那年开始的。我很惊讶于这种反智主义的流行,高考也能祈福?后来我想了想,祈福一般源于两种极端:信仰或怀疑。
比如过度依赖高考而祈福,比如不信任政府而祈福。
当后来官媒变成出什么事都“祈福”的时候我对这个词彻底反感了,我相信有这种感觉的人不在少数。东莞扫黄,微博上一片“东莞挺住”“我们都是东莞人”生动地体现了网友对这种“祈福”的反感和嘲讽。
为什么要反对无脑“祈福”?原因如下:
1,无视了救援人员做出的努力,[……]

Read more

“在中国,你必须得上大学,因为人们告诉你:必须得这么做。而当你真的去上大学了,你会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BBC纪录片高级编辑尼克·弗雷泽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的讲台上,激动地说。讲台下坐着的是联合国副秘书长、丹麦王储妃、赞比亚商业部长、中国的外交官员……
弗雷泽背后的两块大屏幕上,是一个用着同样激动的语气说话的中国面孔,他叫王振祥,湖北一家自考学院(弘博软件教育学院)的招生老师。
荧幕上,他正在向来参加“招生会讲座”的家长慷慨陈词:“读书,是我们当今社会的最好出路。至少在中国,这肯定是的。”其实他心里完全清楚,这些话只是用来骗骗那些望子成龙的家长。
王振祥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和影像会在纽约的[……]

Read more

做语文病句练习偶然见到这样一句话:“刚刚发布的《中国高考状元调查报告》显示,从1977年至2006年的30年间,中国的省市县高考状元中,没有发现一个在做学问、经商、从政等方面拔尖的人才”

——此话一出无疑能引发新一轮的对高考状元的嘲讽乃至对高考制度的批判,但是“拔尖人才”无疑是极具中国特色的模糊词汇,符合什么标准才叫“拔尖人才”?在什么层面上的“拔尖人才”?社会科学作为科学的分支必然需要符合科学的基本规则:准确、严谨,暂且不讨论这样的调查报告是否是抱着有色眼镜去审视高考状元乃至高考制度,这样工程浩大的调查的全面性和准确性是否有所保证?作为非抽样调查的一份调查报告使用“没有发现”这样不准确和具[……]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