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天下

老鼠就不要对一只猫的仁慈抱有希望,尤其是那只猫曾经是老鼠 ——题记

写在前面

阅读本文可能需要关于 DNS 的基本知识,权威 DNS 和递归解析过程等参见先前的文章:浅谈 DNS 的解析

9月18日上午,各大社交网络开始盛传著名二次元同人画作社区 黄图网站 PIXIV 在大陆无法访问,各种说法甚嚣尘上,有说 P 站自主规制的,有说 P 站被墙的,也有认为是网络抽风的,实际上这个问题要判断到底是哪边的问题是比较简单的,所谓实践出真知,让我们来试着判断一下 P 站为什么会无法访问

关于 P 站情况的分析

首先来看看国内访问是什么情况:
[crayon-5a3275e04cf2632[……]

Read more

原文链接:http://www.cio.com/article/3191344/linux/why-Docker-created-the-moby-project.html

译注:Docker 官推转发了这篇(算是钦定?)就看了一眼,本文以 Docker 公司一家之言的角度描述了为什么要推出 Moby,仅供参考。另外,文中的 Docker 既可以指容器管理程序也可以是公司,注意根据语境区分。

Moby 项目是一个让所有人都能组装自己的容器的框架,这是本文的背景。

成为主流,也肩负了责任——Solomon Hykes

Docker 在过去的两年里经历了指数级增长,Doc[……]

Read more

记念 ss,向一个伟大的创造告别

毫无征兆地,Github 上 shadowsocks 项目 Wiki 被全部删除。那时的我天真地寄希望于作者只是厌倦于和无穷无尽的小白和 SSR 项目的抄袭,天真的以为这个项目还会以相对高的门槛运行下去。

之后就传出 clowwindy 被喝茶的消息,我震惊,我一直以为他是在墙外维护这些项目的,以至于我目瞪口呆许久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我对他的敬佩。

我早就知道 ss 这个神话总会有终结的这么一天,只是没有想到是今天,也没想到是以这样的形式。

我自认为不是愤青,甚至我曾经以为我不会谈论一个政治事件浪费我的人生,只是我在我的生活受到损害的时候才再次体会到,个人命运和国家是紧密相[……]

Read more

由云南地震引起的一系列事件所想到的:

先说说祈福

这个“习俗”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起来,大概是08年地震之后吧,然后我非常惊讶地发现后来晨光组织什么孔庙祈福,似乎就是那年开始的。我很惊讶于这种反智主义的流行,高考也能祈福?后来我想了想,祈福一般源于两种极端:信仰或怀疑。
比如过度依赖高考而祈福,比如不信任政府而祈福。
当后来官媒变成出什么事都“祈福”的时候我对这个词彻底反感了,我相信有这种感觉的人不在少数。东莞扫黄,微博上一片“东莞挺住”“我们都是东莞人”生动地体现了网友对这种“祈福”的反感和嘲讽。
为什么要反对无脑“祈福”?原因如下:
1,无视了救援人员做出的努力,[……]

Read more

“在中国,你必须得上大学,因为人们告诉你:必须得这么做。而当你真的去上大学了,你会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BBC纪录片高级编辑尼克·弗雷泽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的讲台上,激动地说。讲台下坐着的是联合国副秘书长、丹麦王储妃、赞比亚商业部长、中国的外交官员……
弗雷泽背后的两块大屏幕上,是一个用着同样激动的语气说话的中国面孔,他叫王振祥,湖北一家自考学院(弘博软件教育学院)的招生老师。
荧幕上,他正在向来参加“招生会讲座”的家长慷慨陈词:“读书,是我们当今社会的最好出路。至少在中国,这肯定是的。”其实他心里完全清楚,这些话只是用来骗骗那些望子成龙的家长。
王振祥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和影像会在纽约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