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zhuanlan.zhihu.com/p/37542644

36氪这篇文章的标题让我很是不舒服。

我一直以来警惕自己和任何大众文化走的过近,经验表明一切火爆的流行的标志,即便不是糟粕也是鸡肋,从08年的彩铃骂人段子到13年航母 style 所透露的非理性爱国到最近的丧文化所代表的虚无主义再到最近这些中式选秀,无一不透露着这个国家文化的贫瘠,这个国家的主流文化一直在进行着拙劣的模仿,更糟糕的是与此同时它正在变的越来越排外。

虽然我也常用周恩来那句“人民喜闻乐见你算老几”来反对这个国家的文化管制,然而这只是出于自由平等理念的追求,常随同人民意味着泯然人民,深陷汪洋[……]

Read more

老鼠就不要对一只猫的仁慈抱有希望,尤其是那只猫曾经是老鼠 ——题记

写在前面

阅读本文可能需要关于 DNS 的基本知识,权威 DNS 和递归解析过程等参见先前的文章:浅谈 DNS 的解析

9月18日上午,各大社交网络开始盛传著名二次元同人画作社区 黄图网站 PIXIV 在大陆无法访问,各种说法甚嚣尘上,有说 P 站自主规制的,有说 P 站被墙的,也有认为是网络抽风的,实际上这个问题要判断到底是哪边的问题是比较简单的,所谓实践出真知,让我们来试着判断一下 P 站为什么会无法访问

关于 P 站情况的分析

首先来看看国内访问是什么情况:

[crayon-5d8529b578f469469[……]

Read more

原文链接:http://www.cio.com/article/3191344/linux/why-Docker-created-the-moby-project.html

译注:Docker 官推转发了这篇(算是钦定?)就看了一眼,本文以 Docker 公司一家之言的角度描述了为什么要推出 Moby,仅供参考。另外,文中的 Docker 既可以指容器管理程序也可以是公司,注意根据语境区分。

Moby 项目是一个让所有人都能组装自己的容器的框架,这是本文的背景。

成为主流,也肩负了责任——Solomon Hykes

Docker 在过去的两年里经历了指数级增长,Doc[……]

Read more

自从上次被腾讯莫名其妙的改面试地点挂掉之后就很不爽,面试这种宝贵的人生经验多多益善哉,所以抱着增长姿势的目的去投了个渣浪结果过了那个煞笔透顶的笔试(全是谭语言的笔试题你们真的要招运维?)然后竟然过了于是今天(7号,准确的说是昨天)去面了一下,总体而言因为面试官说自己实际上是 IT 而不是运维(渣浪的 IT 和网易的职能略有区别,渣浪的内部系统和私有云、容器、直播信号管理也是 IT 维护,相对来说不知道他们运维是不是只专注于业务运维,还顺便问了问渣浪对容器技术的使用情况,看起来明年才会在内部系统里大规模使用)

总结一下就是最有价值的问题是:“如何在客户端零配置的前提下根据需要,对于不同用户[……]

Read more

TL; DR

这是一篇吐槽,主要干货用最简单的话说就是:

  • thunderbolt3 是 USB-C 的超集
  • thunderbolt3 是 USB-C 的一种 alternate mode
    • 这两个观点都是对的并不矛盾
  • 实现上目前仅有的 TB3 控制器 Intel DSL6340/6540(代号Alpine Ridge)同时实现了 USB3 的控制器
  • USB-C 是一个接口的标准不是速率的标准,他可以是 USB2.0 也可以是 3.1 Gen2
  • USB-C 可以通过 alternate mode 原生支持 DP 和 HDMI 输出
  • USB[……]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