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念 ss,向一个伟大的创造告别

毫无征兆地,Github 上 shadowsocks 项目 Wiki 被全部删除。那时的我天真地寄希望于作者只是厌倦于和无穷无尽的小白和 SSR 项目的抄袭,天真的以为这个项目还会以相对高的门槛运行下去。

之后就传出 clowwindy 被喝茶的消息,我震惊,我一直以为他是在墙外维护这些项目的,以至于我目瞪口呆许久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我对他的敬佩。

我早就知道 ss 这个神话总会有终结的这么一天,只是没有想到是今天,也没想到是以这样的形式。

我自认为不是愤青,甚至我曾经以为我不会谈论一个政治事件浪费我的人生,只是我在我的生活受到损害的时候才再次体会到,个人命运和国家是紧密相联的,身在一个国家,想和这个国家的政治无关,是不可能的。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不说话;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是新教徒,我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ss 多年的开发进程,残存在Github 的编辑记录里,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 SSR 支持者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作为一个在 IT 这个圈子里的人,我无非是比普通网民多了一点点手段,有能力在高墙之上钻出一两个洞,一窥外面的世界,偶尔还能拉上朋友,和我一起坐在洞旁,讨论那些可贵的风景。而 ss 便是让我有机会在高墙上打孔的锤子镰刀。可是我也知道,我现在所拥有的数个巴掌大的所谓风景,只是在伏在高墙之下,对高墙之上的肉食者摇首乞怜的结果;因为我心知肚明,白名单这一对民众而已彻底无解的手段始终作为王牌掌握在肉食者手里,也是悬在无数 IT 业者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我在20日下午,才知道 ss 停止维护的事,晚上便得到噩耗,说 clowwindy 被约谈。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 Github 上的残余无几的代码。还有一些,是谷歌的网页快照。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约谈,简直是逼迫,clowwindy 已然关闭了他的 Twitter 帐号。
但当局就有令,说他们是“反动分子”!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他们是被人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在这次事件中,尤使我心寒的,是一位抄袭者及其支持者不堪入目的言论,https://github.com/breakwa11/shadowsocks-rss/。 在他们的眼里,GPL 不算什么,版权不算什么,他们的眼里,只有大大开发软件让他们上网,只有你是大大你要支持小白的逻辑。对于这样毁灭一个开源软件生态的人,我希望他们永远的挂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QQ20150822-1@2x当时的 clowwindy 是以怎样的心情看着 SSR 的作者和这些小白的呢,我想应该是失望透顶的。

QQ20150822-2@2x

 

 

方校长在虚拟的国境线上画了一个圈,于是大大们在圈子里自封为王,小白们抓住大大的腿毛,在充满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网络主权的圈子里,大大们和小白们形成了一个奇特的自给系统。当然,有人会觉得,没有谷歌,我们有百度;没有 Twitter,我们有微博;没有 YouTube,我们有优酷土豆,有人会觉得墙内世界已经确实可以自给自足。当然,不可否认在墙的滋养下,一批所谓的国产成长了起来,但是,请你睁大眼睛,看一看在实质垄断下的中国互联网,滋生了多少流氓。当你下载一个软件缺惨遭百度杀毒全家桶的时候、当你搜一个关键词满屏都是竞价排名的时候、当你的微博充满了僵尸粉的时候、当微博主页都挂满了毫无意义的推广的时候、当你看一集视频要看三分钟广告的时候——你是不是还认为墙里的世界和墙外没什么区别呢?

没有竞争的寡头世界,注定充满了流氓。保护主义下的互联网,只是一个大号的局域网罢了。

如果你不理解,没有关系,世界上总不可能只有一类人。

ss 从发布到终结的这三年,有人借助它看世界,也有人借助它发财;ss 毕竟只是一个工具,让它成为看世界的眼睛或是攫取利益的手,全凭一念之差。至少我是希望,我所维护的 ss 节点,能成为更多人的眼睛,我相信,视野是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的,虽然看的更远并不能让一个人站的更高,但是至少会带来前进的动力。

也许 ss 这个项目就此沉寂下去,也许会有抱着同样理想的人默默的维护下去,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项目,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

不要尝试玩猫抓老鼠的游戏,尤其是那只猫曾经还是一只老鼠。

我恨我自己,恨我曾经对高墙之上的肉食者抱有的高度期望;

我恨我自己,恨我没有足够的能力在 ss 有生之年贡献一句代码;

我恨我自己,恨我没有选择舍弃一切地离开。

再见了,ss 的神话时代;

加油,clowwindy,祝你武运昌隆。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45条评论


  1. 太祖说过,与人斗其乐无穷。不得不感叹下,太祖就是太祖,比不了。
    SSR消失已是一年有余,还活着的V2Ray日子也不好过,看看墙内的互联网,算了,看的更多一点,当今国内,当今世界。越来越看不懂了。

    回复

  2. 要是大部分人都有对自由的渴望,墙还能建得起来嘛。

    回复

  3. 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作幻光,谁便沉入无边的苦海!

    回复

  4. 又一次看这篇文章,没有第一次那样被感染的悲愤了。
    想到clowwindy现在安好,我觉得未来是有希望的。

    回复

  5. 几年之后,才阅此文,很好;
    时代变了,内里依旧没变……那时候鲁迅的文笔,拿到现在,依旧可用……

    回复

    1. 真的很敬佩,我从前一直被关在墙内,真的翻过墙才真的感受到内外互联网环境的巨大差异。本人不是期盼着肉身翻墙的人,现在却也真的感受到了武断的GFW的害处,唉,真心塞。(最后弱弱问一句,SSR现在的进展如何啊,breakwall宣称的不加密都能混淆究竟怎么样呢?和我现在用的ss-libev在匿名性上有明显区别吗?)

      回复

      1. 目前尚没有证据表明ssr比libev安全,反之亦然,ssr的开发进程我没有了解,但breakwa11倒是在那次风波里被人肉的挺惨的,中国人搞内斗真的厉害

        回复

  6. 那個宏觀上的,只有少數人瞭解的真實世界,至少我不知道祂的真面目。
    牆也好,自由也罷。
    我沒法在盲人摸象的角度評說。
    去做自己理想的事情吧,
    歷史最終會產生答案。

    回复


  7. 太天真了,肉身翻墙后才发现外面有个比墙更可怕的东西,PC。墙只是限制视野,PC可能要你小命。

    回复

    1. 弱弱的问下?这里的PC 是什么意思呢

      回复

  8. 用户只会关心一个软件是否好用,而软件作者的‘人品’,一般不在用户的考虑范围之内。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破娃的SSR,曾经被很多人声讨。那时候不开源的原因是什么,不得而知(但个人觉得应该不会是她所说的不兼容)。但现在,破娃已经把SSR代码公开在Github.就结果来说,也还不错。
    最近又是一轮网络管控的加紧,“墙能识别SS”的言论闹得沸沸扬扬。或许是墙的技术真的进步了,但也不排除是某些别有用心(无脑转发者)的人扩散的谣言。破娃也是想着搞大新闻一样,2天前发布了一个ss检测程序,虽然精度不高,但从一定程度上也反应出了“ss能够被检测”这一技术问题。
    没有最好,只能更好。技术在发展,时代也在进步。在墙之内,我们别无选择。SS和SSR孰优孰劣,我不知道。我一个外行人也没有评判的资格。SS和SSR一直在维护,一直在进步。SS和SSR的“竞争”或许在一定程度上都能促使彼此的进一步发展,但我希望两者能相互帮助、促进 而不是相互数落对方的不是。衷心祝愿SS和SSR能有个happy ending.
    最后在此表达对 clowwindy 的敬意,祝一切安好~

    回复

    1. 前段时间能识别是真的,但是被传唤的应该都是用ss提供服务的,个人ss用户貌似因为流量低探测不到所以都没事
      其实我觉得ss和ssr这事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中国人容不下一个有恃才放旷的性格的人

      回复

  9. 两年后我看到了这篇报道,很感动,虽然我是四十不惑,但仍然惊叹仍然会有这么多有想法的年轻人在做这些积极的事情。

    回复

  10. 鲁迅的文章高中时代一直是晦涩难懂的代表,高考结束后以为鲁迅不会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现在的中国比100年前的中国更需要鲁迅这样的人,同样,现在“鲁迅”的生存环境比100年前还要艰苦

    回复

    1. 說這麼多幹啥,所謂“高墙之上的肉食者”對這些情況其實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所有制度各有優劣,美國不是天堂。

      回复

      1. 我从来没有宣扬过美国是天堂,这是你自己的意淫的结论。我想要的是宪法给我们的通信自由而不是看肉食者心情的相关政策和法律法规

        回复

  11. 楼主大错特错 ssr是对ss的继承和发展是ss的新生。只有不断更新 才能抵抗gfw的淫威,只有不断改进才能给我们这些小屁民留点希望。ss的作者应该感谢breakwa11的继承。我们屁民希望的是更多的继承者出现,在保护好自己的同时让这些希望变得不再渺茫!

    回复

    1. 你和我截图挂的人没有本质区别,我不想和你讨论丛林法则的结果至上论,道不同不相为谋

      回复

  12. 错的对的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还没有完全被洗脑

    方校长没有错 最起码不是他自主的做错

    但是后来的发展确实很恶心

    被约谈只是因为clowwindy没有在境外,真的寒心

    回复

    1. 不管怎么样,还是祝病魔早日战胜方校长!

      回复

  13. 我不知道这个政策实施的时候的具体背景.但无非就是放着国内互联网遭到国外的侵蚀吧.
    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最初的方向已经改变了,成了某些行政需要的工具.这个政策有利有弊,但是越远离最初的目标就越变的方向,感觉成了网络版古代的封建实现统治.写到这里我不由感叹能学到知识真好.
    纵观中国的历史,所有的知识都是掌握在那个不是有权就是有钱的少数人手里,若非那扇被炸开的大门,和碾压而来的滚滚大势不知道是否还有这样的局面.

    回复

  14. 愚民政策而已,现在和大清朝唯一的区别,就是 清朝的人还留辫子

    回复

  15. 其实没必要骂方校长,圈子不是他画的,他也只是个棋子。甚至他下面的那一群研究生,只是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任务而已。

    回复

    1. 那纳粹党和希特勒也没必要骂,它也是希特勒和德国高层的工具而已,屠杀也不是他们直接开的枪,那最后责任在谁呢?

      回复

  16. 文章写得真好!国外留学了两年回来,习惯了没有封锁的网络,最近才开始用ss,想不到已经消亡,不知道ss还能用多久呢…
    p.s. 我一开始也和作者一样认为维护的人应该在墙外,但是细想在墙外又何须费尽心思开发这个呢?肯定是有需求才会开发吧,或者开发到一半人肉翻墙了..

    回复

  17. 其實看到那個圖的時候我就已經明白了一切了
    最近breakwa11的代码也被抄了
    是谁抄的呢 https://github.com/popkings
    嗯 ssv 真好 verified-ss
    为啥那两个人有关联 https://github.com/popkings?tab=following
    看看这个就知道了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还想举一些其他的例子 想想算了
    一个只会抄袭的民族 永远都不会发展的

    回复

  18. 现在的SSR已经全面开源,确实比原版SS好用。
    SSR作者一时没开源的事情不应该一直怪罪。
    毕竟,GFW是共同的对手。

    回复

  19. 看完了心里满是愤怒满是悲哀.

    回复

  20. 作为一名中学生,我也有这样的经历,虽然不是很厉害
    从此以后我就感觉到了中国社会的无知

    这篇文章用鲁迅的《记念刘和珍君》为模板,写得好?

    曾经语文课上课之前,我就就这演讲过半节课,最精彩的一次,老师都提醒我不要说太多

    回复

  21. 自私的民族,就算国内工资再高,可是活在这种环境,就什么意义

    回复

    1. 国内贫富差距太大,感觉这路走不远了

      回复


  22. 个人命运和国家是紧密相联的,身在一个国家,想和这个国家的政治无关,是不可能的,深以为然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