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树莓派本身不带存储器,安装系统需要在电脑上将官网下载的img镜像直接写入SD卡,这样就造成了一个你题:系统装好后分区是固定的,在进入系统之后由于根目录已经挂载,无法在树莓派下调整分区表。我使用的debian镜像大小是3G多,装在8G储存卡上就会有4G多的区域是浪费的。

想过几个方案解决这个问题:

1,用fdisk把SD卡上未使用区域格式化,挂载为root家目录,进行大文件操作就在root家目录下进行。

fdisk  /dev/mmc[TAB补全]

#使用fdisk,也可以用parted,不过X86的Debian没有parted只有partx,似乎功能更强大但是操作起来没有parted简便

Command (m for help): m
Command action
a   toggle a bootable flag
b   edit bsd disklabel
c   toggle the dos compatibility flag
d   delete a partition
l   list known partition type[……]

Read more

双开虚拟机,为节省资源想把debian切换到纯命令行模式下,于是init 3,毫无反应,runlevel 显示2 3,这不是已经切换了吗····于是蛋疼,上网查,于是在http://www.cnblogs.com/taosim/articles/2503922.html看到这个——“debian的运行级别与redhat系的那些不一样,在centos中,runlevel 5就是图形界面,3是文本界面,而在debian中,runlevel 2-5都是多用户状态,这几个级别一样的”

顿时蛋疼无比····

 

另摘自http://blog.csdn.net/jinxl560/article/details/2946018

debian 是使用的 System V 的 init 风格,跟 redhat 不一样。

在默认安装的情况下,debian在 runlevel 2,3,4,5 下,均会启动 图形管理器

(gdm或kdm)

使用 rcconf 命令,取消启动gdm或kdm,则 图形界面在 任何 runlevel下均不会

启动。[……]

Read more

Gentoo的精髓——Portage

虽然其实这是一个标题党式的title…portage来自于BSD上大名鼎鼎的ports

比较全面系统的介绍请参考portage的官方介绍

按照官方的说法,portage是gentoo在软件管理上最值得称道的革新功能。

由于portage相关的内容非常的多,也可以说是gentoo的精髓所在,所以涉及篇幅也会比较长,打算分篇来写。将会包含以下一些部分

  • emerge的介绍
  • make.conf和portage的一些配置文件和其他杂项
  • USE flag详解
  • slot、virtual、meta等包
  • 常用portage工具
  • 使用二进制包
  • 日常维护系统的经验和技巧
  • 有趣的社会化编译gentwoo
  • 打包格式ebuild
  • 使用第三方仓库的工具layman

可能的话还想来介绍分析一下portage的实现分析等等。

认识包管理器emerge

对于大部分情况来说,用户和portage打交道最常用的就是emerge这个命令了,你可以认为它就是gentoo下的包管理器,不过准确来说是[……]

Read more

所谓魔女,是用灵魂和恶魔交易,换取强大力量的人。

“空隙的魔女”拥有了制御空间的力量,凌驾于所有人类的高级魔法师。作为这份力量的交换,她付出的代价是成为位面监狱的钥匙,身体成为虚空的圣堂,一生无法回到原本的世界。

借助魔法,她的影可以穿过空间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制御空间,她随手一挥就能破开任何壁障。

但是作为统御空间的魔女,她的正体却无法移动分毫。

她能到所有的地方,但也到不了任何地方——任何地方都留不下她的足迹。

她能见所有想见的人,但也见不到任何人——任何人能没法见到她的正体。

借助虚假的影存在于世,永远不能伸出自己的手触及近在眼前的世界。

她是悲哀的,还是幸运的?

读 Strike the Blood 随笔

 

“在中国,你必须得上大学,因为人们告诉你:必须得这么做。而当你真的去上大学了,你会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BBC纪录片高级编辑尼克·弗雷泽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的讲台上,激动地说。讲台下坐着的是联合国副秘书长、丹麦王储妃、赞比亚商业部长、中国的外交官员……
弗雷泽背后的两块大屏幕上,是一个用着同样激动的语气说话的中国面孔,他叫王振祥,湖北一家自考学院(弘博软件教育学院)的招生老师。
荧幕上,他正在向来参加“招生会讲座”的家长慷慨陈词:“读书,是我们当今社会的最好出路。至少在中国,这肯定是的。”其实他心里完全清楚,这些话只是用来骗骗那些望子成龙的家长。
王振祥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和影像会在纽约的联合国大会会场出现。把他的面孔以及中国大学教育这个问题扔到联合国大会桌子上的,是一部叫《出路》的纪录片。
《出路》和与另七部纪录长片和80部纪录短片探讨着同一个主题:“为什么贫穷”。
“弄进来,交钱,然后,弄走”
2010年6月25日,湖北高考分数发放。在这之前的几个星期,28岁的王振祥已经来到赤壁市,从周边城市与县镇开始,一个村一个村地开办“讲座”,进行“招生”。
他带着“死任务”:每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