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oo 的前世今生

2011年2月11日,诺基亚正式公布了和微软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将Windows Phone作为公司未来智能手机的主力移动操作平台,同时联合英特尔打造的MeeGo操作系统也将正式退居二线。从长期来看,Meego操作系统将作为开源操作系统项目,被用于下一代智能手机、移动操作平台和用户体验探索的市场调研工作方面。
和微软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也使得诺基亚和英特尔自2010年以来在MeeGo操作系统的研发上建立的合作伙伴关系告一段落,新的战略部署不包括完全放弃Meego操作系统,从而使得Nokia N9成为MeeGo研发两年来唯一一款上市的智能终端。
在诺基亚宣布和微软的战略伙伴关系的前一周,新任首席执行官史蒂芬·埃洛普给公司员工的一份备忘录在互联网上传开。在这份备忘录中,埃洛普详细的描述了Symbian和MeeGo两款操作系统存在的问题以及公司在面临竞争对手苹果和谷歌的生态系统孱弱不堪的现状。
事实上,从2010年来的两年时间,诺基亚和MeeGo的研发现状都表现的混乱不堪,因而提出一份全新的战略获对N9智能手机产生决定性的作用。毕竟在此之前,包括MeeGo团队在内的整个诺基亚上下都只有一个目标,排除万难完成基于MeeGo操作系统设备的研发和生产,并在2011年前上市。

诺基亚在MeeGo的研发上相当低调,以至于在互联网上所谓的泄露图片甚至传出N9或将搭载QWERTTY键盘,进而作为诺基亚重返智能手机市场巅峰的基石。但实际上MeeGo的前景在诺基亚高层眼中并不乐观,N9的高调上市也未能第一时间将诺基亚从万丈深渊中救起。
因此,在诺基亚宣布和微软在Windows Phone操作平台上建立起合作伙伴关系时,MeeGo团队的命运就不言而喻,在N9发布之后的一年间,除了发布几款软件版本更新外,MeeGo的历史使命在诺基亚身上初步完结。与此同时,同样是基于Linux核心的Meltemi也将定性为低端操作平台,公司将会抽出剩余所有的资源和精力,全力发掘Windows Phone生态系统的潜力。
针对诺基亚转入Windows Phone操作平台,而全面放弃MeeGo操作系统,致使这款命运一波三折,且颇为离奇的操作系统正式和芬兰人道别的现状,芬兰网站Taskumuro专门对设计MeeGo研发的诺基亚前员工以及现员工在内的10人进行了不公开采访,探寻那些不为人知的MeeGo前世今生。
MeeGo前夜:OSSO和Maemo的抉择
从2005年以来,诺基亚研发部门就专门设立了一个规模极小,且人力和物力支持均非常有限的Linux核心Maemo操作系统研发小队,同时该项目又被称为OSSO开源软件操作系统。根据该项目的一位早期成员介绍,诺基亚启动Maemo项目,目的很明确——研发生产能够改变世界的手持设备。2007年之后,OSSO正式更名为Maemo,随着诺基亚和英特尔合作关系的逐渐加深,最终Maemo项目又被更名为被更多用户所知晓的MeeGo。虽然名称反复更替,但是该项目自始至终由高管阿里·贾克斯负责,最终随着MeeGo的告一段落,阿里·贾克斯也于2010年10月份和诺基亚分手,投身惠普参与webOS的研发。但是根据最新的消息,webOS的最终凋敝也使得这位开发者布道师又一次黯然下台。

诺基亚 770
诺基亚770作为诺基亚在Symbian之外的首次Linux试水,于2005年问世,当时还属于PDA定位,和大多数Windows Mobile设备一样,除了内核不同外,都可以当作智能手机的前身。随后的2007年,又一款基于Linux核心的诺基亚N800诞生。由于研发团队的规模偏小,总共不过数十人,因而在软件开发方面表现的更加灵活和高效。

诺基亚N800
由于Meamo团队本身的规模很小,在沟通和协作方面具有非常高的能动性,这也让在很多团队成员对这种小规模团队的协同作战方式寄予了很高的赞誉。尽管如此项目的进展也因为产品主要由资质一般的分包商负责,中间缺乏行业领袖过问,导致最终产品的质量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因为项目支持力度较弱和分包商实力的问题,低成本策略成为团队在产品零部件供应方面的首选。在这个过程中,团队只能通过软件优化的方式,最大限度的优化硬件性能。由于“粮草”供给不足形成的孤军奋战境遇最终让团队在面对低廉的硬件时,士气低落,萎靡不振。硬件水平的不协调在客观上也加剧了软件优化的压力。
在采访中,所有人都一致声称,诺基亚在其他业务上耗费巨资,并且时间相当充裕,而在OSSO团队的支持力度上却缺斤少两,甚至不提供支持,导致该项目最终没有太大起色。
OSSO团队在和分包商的合作中,也因为缺少集团的支持导致多次被忽悠,进而难以对设备的质量有所保障。据称,由于分包商在合作协议上给项目团队下套,在具体合作实施的过程中,合作方更换了合约中原来规定的产品质量把控的专家,转而由履历一般的工作人员接替。其他方面甚至还涉及到印度程序员提供的代码错误问题,以及和中国及日*本合作方在语言沟通方面的问题。这些都加重了团队的工作任务量,同时也因为需要修正产品中存在的问题,改善沟通的质量,导致项目存在一定的延期。
随着团队的不断扩大,官僚主义也开始出现,并成为团队在产品研发和沟通方面高效和灵活性的羁绊,同样对项目的进展造成了影响。大多数来自于MeeGo团队开发者关于操作系统性能优化方面的建议并未及时得到采纳,甚至最终直接被忽视。最明显的例子则是在开发过程中,有开发者提出在Swipe UI中利用“从上到下”的手势操作完成对应用程序的关闭,不过该方面在被提及之后甚至没有经过讨论的情况下就遭到了否决。不过这些开发者并没有放弃这些想法,反而在私下里和其他项目成员交流、测试这种方式的可能性。直到在Bugzilla测试中,数以百计的信息量直接导致了全新的操作系统内部出现Bug,随后上下滑动关闭应用程序的思路被工程师拿到管理层面前,并成功说服管理层,让该功能得以在PR1.1版本更新中作为默认功能出现。
诺基亚内部操作系统事业部之间的竞争升温起源于2007年N810在未配备电话功能的情况下的发布和上市。作为诺基亚首款基于Meamo操作系统的手机,但却没有电话功能,据称这也是因为两派之间内部斗争的结果。

诺基亚N810
在采访中,记者从一位Maemo团队成员的口中了解到,Symbian项目主管可能担心N810上市可能会和动摇Symbian操作系统的通讯根基。早在2005-2006两年间,就有很多人感慨Symbian已经过时,但是在Symbian操作系统上加入触屏UI交互又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因此,Symbian和Maemo之间相互博弈的火花开始迸出。

诺基亚N900
诺基亚N810宣布之后,Maemo团队开始将智能手机路线图提上日程,最原始的目标则是为N810加上电话通讯功能,不过最终却更替为一款内部代码名为“Rover”的全新的设备,也就是后来被人们所熟知的N900。从设计理念上来看,N900和之前的Maemo设备如出一辙,并且在分销商的协作方面耗费了太多的时间。唯一不同的是,N900的设计和研发上得到了公司包括人力和物力方面的大力支持,大大减少了研发团队的阻碍。
诺基亚N900搭载Maemo 5操作系统,内部代码名为Fremantle。这款操作系统最大的特点则是用GTK+编写的Hildon UI。在N900发布的同时,另外一个版本代码名为Harmattan的Maemo 6操作系统的研发也正式启动,不过UI则是完全更换为Qt框架。
在这一阶段,Symbian和Maemo两个产品线并行,并且均开始向标配触控屏的智能手机概念转变。同时Symbian的销量依旧统制手机市场。这个时候谁也不曾想过iOS和Android手机的发展如现在这般迅速,对智能手机行业产生了变革性的影响。在Maemo团队成员看来,Symbian部门的管理层因害怕地位的下降甚至是丢掉饭碗,而刻意利用职务之便想尽办法阻挠新项目的发展,最终导致诺基亚在智能手机市场栽了跟头。
诺基亚Maemo和英特尔Moblin合体催生MeeGo

2010年巴塞罗那MWC2012年会上,诺基亚和英特尔联合宣布各自旗下分别基于Linux核心的操作系统Maemo和Moblin合并为MeeGo。
在此之前,诺基亚计划推出已经搭载在N900之上的Maemo 5操作系统继任者Maemo 6。而英特尔也于2007年开始打造Moblin移动操作系统。Moblin 2操作系统也是为搭载Intel x86架构凌动处理器的上网本量身设计。两家最终走到一起,并决定将两款操作系统合二为一则在于MeeGo基于Qt开发环境,并且利用了Moblin的核心。
诺基亚和英特尔联手MeeGo除了理论上和技术上存在可能外,还在于两家厂商对运营商、分销商以及应用开发者广泛采用这款全新的移动操作平台充满期望。当时估计的时间则是以诺基亚为首的厂商将在2010年开始全面推出搭载MeeGo操作系统的智能终端。
诺基亚虽然希望通过MeeGo联盟让Maemo发扬光大,但是由于两家厂商庞大的开发团队如何合并的问题也让全新操作平台的研发进度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Harmattan

诺基亚从2008年开始就启动了Maemo 6的研发工作,远远早于诺基亚和英特尔宣布将Maemo和Moblin整合至MeeGo的战略部署。在MeeGo诞生的同时,诺基亚并未放弃Maemo,而是继续开发一款代码名为Harmattan的Maemo 6操作系统,并尝试和MeeGo进行兼容。诺基亚通常会使用不同“风”的名字来命名Maemo操作系统,Harmattan则来源于西非信风。
诺基亚继续Harmattan的研发计划,被认为是连接Maemo和MeeGo的桥梁,尤其是Harmattan的API和MeeGo 1.2版Debian的.deb包相互兼容,并且作为多数应用程序的二进制包系统,而在MeeGo中则采用的是RPM包。
UI开发工具中存在的问题
同样在2008年,诺基亚从挪威奇趣科技手中收购原生支持C++语言的软件和用户UI独立平台开发环境Qt。自此之后,诺基亚正式踏上了为Symbian和Maemo打造自主产权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UI开发工具。Symbian团队推出了知名的Obrit,而Maemo团队则拿出了基于QGraphicsView的Libdui。不过在随后的Libdui开发过程中,很快就有开发者发现QGraphicsView的完成度并不高,并且Qt自身也存在很多问题。比如QGraphicsView并不支持Widget,因而开发团队还需要在QGraphicsView的基础上解决Widget的支持问题。正式这种反复的改弦更张在研发团队内部也滋生着矛盾和分歧,尤其是很多应用程序甚至在开发环境并未完善的情况下基于Libdui启动了开发工作。
而作为Symbian团队的成功Obrit工具,和Libdui的外观非常的相似,但两款工具并不共享任何代码。尽管如此,还是让很外界产生了因为Libdui只是对Harmattan UI表层进行简单的修改,因而 Obrit将会代替Libdui的猜疑。最终的结果则是Libdui被放弃,研发团队过去数月的努力付诸一炬。
实际上Harmattan UI是基于Libdui编写,不过后期因为项目被放弃而改名为Libmeegotouch,作为Qt框架构建伴侣出现,此外基于JS开发的QML的Widget解决方案顺利出炉。最终Qt伴侣也和MeeGo以及Symbian UI开发工具合并,基于QML编写的应用程序可以在这三个操作平台之间公用。
Maemo 6 UI概念设计

2009年10月份的Maemo峰会上,在诺基亚和英特尔宣布MeeGo联盟之前,诺基亚展示了一份基于Qt框架开发的Maemo 6 UI概念设计,重点强调了“图标式的用户体验”和一站式的互联网服务打包。全新的UI设计布局包含了几个主要功能模块和一系列的应用程序图标和小程序。

在Maemo 6中,首次加入了电容屏多点触控、全景视图以及局部试图的兼容,尤其是此前Maemo从未支持过局部试图,这也是一项颇具变革性的衍变。
Harmattan UI
传统UI
Harmattan UI最初基于活动理论原则,致力于对社*会生活、个性化、重点突出以及事件之间的关联性的关注。其主要目的在于帮助用户在处理任务以及和他人通讯中最大程度的管理信息,进而支持这种工作方式,而不是强迫用户去接受单调的技术模型。其最大的特性在于操作系统可以根据与用户相关的事件进行自适应,确保最大限度整合和显示有用的信息。
其中,利用快捷方式展现应用的运行情况就是N900种最流行的功能之一,在设计Harmattan的UI时,就整合了这个概念。而Harmattan概念的需求就在于对移动网络、社交媒体、多任务、个性化、初学者以及专家等多种模式和内容平台的整合和展现。这种概念可以轻而易举的让用户明白如何去个性化定制设备。
通过这种视图的布局,被认为是用于显示运营商信息、第三方应用程序、设备运行状态以及给予用户控制设备体验的最佳途径,电池、网络、日期等等通知信息可以直接在主屏幕上一览无余。同时在主屏幕还应当包含对联系人、电话、邮件以及浏览器等核心功能的快速访问入口。而状态来则用于显示电池消耗等不可定制的直观信息。
首个Harmattan UI原型于2009年出炉,最初的计划是设计少了的界面和Widget。
Harmattan UI第一版
Maemo最大的短板在于对用户信息整合的复杂性大大增加,以至于首个现代版本Symbian UI抢先前者问世,为用户展示了如何在一个主屏幕上有效的支持Widget的添加和删除/应用程序的切换、启动和通知区域显示的概念。

2009年,早期Harmattan UI概念和理论由于团队编制的改变和持续不断的通讯问题而有所改变。取寥寥无几的屏幕和信息堆积的页面而代之的则是在各种不同的页面屏幕,且内置大量不同的Widget。用最直接的话来形容则是,由于需求的不断扩张,主屏幕的个数不得不进行增加以满足用户需要。虽然对开发者而言这种UI设计表现的越来越混乱、无组织,但是从实际用户测试反馈回来的信息来看,新的UI设计却得到了众多用户的喜爱。此前,传统的Harmattan UI设计理念中不同内容相互堆积,研发团队提出全新UI概念的目的在于让UI中加入更多的视觉元素,想法大胆且独到。但是在新UI初期研发团队还要面临的则是解决因推翻传统理念之后给很多人造成的混乱。尤其是在这个阶段,代码名为“哥伦布”的诺基亚首款Harmattan设备已经分发到开发者手中,开发者却表现的非常沮丧。
Simple Dali UI

2009年后,Harmattan UI设计部门主管换人,新任主管并不理解这种全新的概念设计,以至于最终还是完全放弃了这种UI设计。同年12月,一款名为Dali UI的全新概念浮出水面,并且放弃了此前所使用的活动理念。
在全新的Dali UI下,主屏幕视图更加直观明了,只包含快速启动栏和屏幕背景正中间的一个应用程序启动按钮。Widget模式完全被放弃,取而代之的则是多任务特性的发掘,这种UI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简单。和目前市面上主要竞争对手的UI设计比较相似,并且对开发者更加友好,一切看似都很美好,致命的问题在于不兼容。在这一阶段Linux和开源还无法捕获消费者的芳心。
Simple Dali UI正在意义上的生命周期只有6个月,截至2010年7月。研发团队为其订立了一个主题叫做“让Dali作为你的优选设备”,初步计划所有应用程序都能兼容该UI设计,从而满足用户日常的需要。虽然主管目的已经达成,但是客观现实让Dali UI与成功遥不可及。
就在2010年初,内部管理层对Simple Dali UI的概念的怀疑度不断上升,质疑这款UI设计的实际竞争力。比较单纯的多任务处理无法创造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乐章,并且作为智能手机的卖点。基于这种现状,对Simple Dali UI的改造也提上了日程,而设计理念也重新回到了过去所采纳的基点。

Swipe UI

2010年8月份,Harmattan第三版UI进入研发阶段,仅仅在几天之后,代码名为Seattle的UI设计出炉。从设计的概念图来看,这款UI设计堪称是智能手机市场最优秀的一款。Seattle UI不仅着力加强操作系统的视觉元素设计,同样沿用上一版本Simple Dali所放弃的很多Harmattan UI传统设计理念。

从很多受访者口中得知,Seattle UI设计出自一家名为80/20设计工作室的纽约籍公司,旗下成员大多为前苹果和前Adobe员工。诺基亚官方的Logo在这家公司的网站上清楚的标识出来,但是没有任何关于Seattle UI的介绍图片。不过可以确认的是,虽然这种UI设计理念出自第三方分包商,但是很多设计应用程序的样式和体验的元素均在诺基亚内部得到完工,并且最终更名为Swipe UI。
Swipe UI最初使用在一款由MeeGo团队倾力打造,代码名为Lankku的设备上,所有人都知道这款产品为诺基亚赢得了无限的荣誉和光辉,这就是为消费者所熟知的诺基亚N9。
诺基亚锻造的Harmattan和MeeGo终端
根据一位曾供职于OSSO团队的成员介绍,2007-2010年时任诺基亚设备部门主管的Kai Öistämö’s专门为 Maemo和MeeGo定理了一个目标,MeeGo主打旗舰智能手机,并且每年向市场定期定量推出新款设备,和苹果的策略趋于一致。但实际上,即便是一款设备的工作量都会大的惊人,这对于开发者而言也是一个难以完成的重任。
哥伦布Columbus RM-581

代码名为“哥伦布”的首款Harmattan设备原定于2010年上半年发布,大约在诺基亚宣布和英特尔建立MeeGo联盟之前的几个月。不过由于多种因素导致了Harmattan UI开发进度不断延后,最终该项目于2009年年终时被终止,然而这个时候Simple Dali UI开始崭露头角,并且按计划将推出一款名为Dali的原型机。
代码名为“哥伦布”的Harmattan智能手机和诺基亚2010年四月份发布的一款Symbian^3系统手机Nokia N8的外形如出一辙。实际上N8的外形就是哥伦布被放弃之后原有工业设计的去向,这也让整个Maemo团队听到该消息时和外界一样,感到无比的惊讶
国外网站My Nokia Blog公布了一系列哥伦布原型机的图片,从图片上可以明显的看出机身外观和Nokia N8的不解渊源,稍显缺憾的则是这款元宵节的尾部莫名被拆卸。

哥伦布原型机内置一块1200万像素自动对焦的卡尔蔡司光学认证镜头,机身的主要硬件规格也同样和Nokia N8如出一辙。
N9-00 Dali(RM-680)

由于Harmattan开发进度的延迟和哥伦布原型机被取消,一款代码名为Dali的QWERTY全键盘原型机的开发工作也正式启动。Dali在2010年初也仅仅是作为Simple Dali UI的开发平台,于2009年末通过取代Harmattan UI第一版设计而顺利上位。

Dali最初计划以N9-00型号冠名上市,不过由于到上架时可能涉及到过时的因素,最终也面临被扼杀在摇篮里的命运。尽管如此,诺基亚还是已经将N9-00投入产线,并且生产了大约92000台,因此公司无奈在N9发布的同时将这批设备作为原型机借给开发者使用,最终型号则为N950。

这款被认为即将过时的Dali智能手机采用铝质机身,适配854×480的4英寸LCD显示屏,搭载一颗Cortex A8架构德州仪器OMAP 3630处理器和,RAM为1GB,和哥伦布原型机一样,也搭载1200万像素摄像头。
N9-01 “Lankku”(RM-696)

2011年6月21日,诺基亚正式发布了代码名为Lankku的N9,运行MeeGo操作系统 1.2 Harmattan操作系统。市场营销方面,诺基亚并没有将MeeGo作为营销活动的核心,而是全力向用户介绍产品工业设计以及知名的Swipe UI。
N9机身工业设计堪称经典,聚碳酸酯才之下一体成型的外观和多彩的颜色,外加独一无二的曲面屏幕,代表了芬兰人经年累积,并且深厚的智能手机设计底蕴。后来N9上的成就也被用于诺基亚Lumia系列Windows Phone之上。而Swipe UI则转战Asha低端智能手机领域。
诺基亚N9代码名为Lankku,原定型号为N9-01和配备QWERTY键盘的N9-00 Dali智能手机相呼应,不过在Dali被取消之后,诺基亚直接将Lankku定名为了N9。
N9和Dali的关系之于N8和哥伦布,两款在手的智能手机和前身的硬件规格保持一致。N9采用了一颗德州仪器1GHz Cortex A8架构OMAP 3630处理器,一颗PowerVR SGX530显示核心,RAM为1GB,搭载一颗800万像素卡尔蔡司认证摄像头,配有双LED闪光灯。
诺基亚N9从2011年9月份开始出货,随后,诺基亚也相向用户推送了多个不同版本的固件更新,最新版PR 1.3于2012年7月份开始对外推送。就在这个时候,MeeGo在诺基亚的地位开始下降。不久之后,软件开发经理Sotiris Makrygiannis下属的MeeGo团队正式和诺基亚分道扬镳。

Lauta 

在代码名为Lankku的Nokia N9发布之后,诺基亚曾计划发布另一款代码名为Lauta的QWERTY全键盘智能手机,并且和N9采用相同的聚碳酸酯材质和硬件规格,在延伸N9产品形态的同时,了却Dali的全键盘夙愿。

尽管Lauta的目的非常的明确,但是最终这款设备还是未能顺利上市。通常,诺基亚在设备发布前夕会公布设备的具体型号和正式名称,但是Lauta始终未能或此待遇,最终不了了之。
Soiro(Intel主导的MeeGo设备)
除了Lankku和Lauta外,实际上诺基亚也曾开发过一款代码名为“Soiro”且搭载Intel x86架构灵动处理器的智能手机,外界关于这款设备,掌握的信息少之又少,但是可以明确的是Soiro和Lauta采样的相同的外观设计,同为QWERTY全键盘设备。而这也是英特尔正式携带x86架构逆袭ARM的起源。
不同的是,Soiro并非使用诺基亚打造的Harmattan操作平台(MeeGo的诺基亚化产物),而是采用英特尔自主研发的Ilmatar平台,这也意味着软件安装的RPM包以及硬件兼容都需要根据英特尔的硬件进行优化。从接受采访的开发者口中得知,为Ilmatar和英特尔提供的硬件进行优化的工作极具挑战性。
Ilmatar UI和诺基亚设计的Swipe UI历年完全不同,其目的在于探索用户当前使用的现代科学技术中的哪些信息可用以及什么样的信息可以取自于UI本身。正式这样一款UI设计,也被当作是由诺基亚生产的英特尔系MeeGo操作系统的主要卖点之一。
Senna平板

在采访中,很多前诺基亚高管都曾证实了由诺基亚设计专利暴露出来,代码名为Senna的平板设备的真实性。Senna的外形非常像是一款超大的N9智能手机,采用意法半导体的NovaThor U8500处理器,后置摄像头支持1080p高清视频摄录。此外Senna和N9根本性的不同在于前者不在使用诺基亚系MeeGo衍生操作系统Harmattan,而是采用公开版本MeeGo操作系统,但是两款操作系统的UI和应用程序基本一致。


NovaThor U8500处理器包含两个ARM Cortex A9核心以及一个ARM Mali 400 GPU,并且集成一块HSPA+调制解调器。

2010年年底,诺基亚首席执行官史蒂芬·埃洛普曾展示了这款基于N9外观设计的平板Senna,并寄予了高度的赞许,但遗憾的是随着MeeGo战略的叫停,Senna计划最终破产。

诺基亚和英特尔的合作
康培凯时代,诺基亚的战略中心放在了美国市场以外的其他手机市场,以至于在康培凯执掌诺基亚的后期,公司在北美市场的份额几乎消失殆尽。iPhone和Android智能手机开始在这些市场快速反超,诺基亚最终沦落到在其他智能手机市场靠Symbian设备销售支撑公司前进。
截至2010年年初,北美市场开始掀起LTE狂潮,而在这个时候诺基亚却进入了有争议的MeeGo平台,试图扭转被动局势。虽然主观意图有利,但是客观现状却让诺基亚依旧处于被动状态,所谓落后就会挨打就是这个道理。
2008年,德州仪器宣布不再参与智能手机基带调制解调器业务,并且发出收购自有无线部门的要约。基于金融危机的影响,德州仪器无线部门估价2亿美金。
对于诺基亚而言,德州仪器的这项宣布预示着MeeGo操作系统的OMAP路线走向终点,唯有芯片,智能手机的研发和生产就无从谈起,尤其是应用处理器和基带调制解调器均来自一个厂商。这一阶段,诺基亚不仅对OMAP赖以生存,甚至这一趋势还在Harmattan设备的研发上加深。
• N770: OMAP 1710
• N800: OMAP 2420 (330 MHz)
• N810: OMAP 2420 (400 MHz)
• N900: OMAP 3430
• N950, N9 & Lauta: OMAP 3640
对诺基亚而言,摆脱对德州仪器OMAP 3产品线依赖的候补方案只剩下高通和英特尔,最终结果则是诺基亚选择了英特尔,原因在于高通只愿意为诺基亚提供芯片,但是不愿插手操作系统研发事务,但是英特尔和诺基亚一样,同样有意打造自主产权的操作系统,因此一拍即合。

4G序幕的拉开
采访中,一位受访者将诺基亚和英特尔的合作描述成灾难的开始,选择英特尔就意味着完全放弃北美市场,因为英特尔手中并没有明确的CMDA网络支持计划。这方面高通拒绝优选MeeGo操作系统,而是选择兼顾Android和Windows Phone操作系统的目的更为明确。
此外,诺基亚还联手英特尔大玩第四代网络技术WiMAX,作为LTE网络的竞争对手。从投入使用来看,Sprint率先在美国市场布局基于WiMAX技术的4G网络,遥遥领先于LTE。但基于WiMAX技术的4G网络研发进度相当滞缓,传输速度也难以达到理论值。
在这种情况下,LTE的兼容性、稳定性都开始表现出明显的优势,因而也成为了众多运营商的首选方案。不过在诺基亚放弃德州仪器OMAP处理器,而联手英特尔时,两家一股脑的头生WiMAX技术的研发,却并未有详细明确的LTE路线图,因此也为MeeGo最终的凋敝埋下了伏笔。不过似乎诺基亚并未放弃和高通的谈判,并且也于2011年年初开始研发基于高通处理器芯片的N9,进而为这款设备重新入主美国市场做准备。这也是为什么当诺基亚转入Windows Phone阵营之后,能够在Lumia 800身上快速的上马高通处理器芯片的原因之一。
在当时英特尔没能第一时间拿出可行性高的LTE支持方案,尚可理解,但是知道两年半后的今天,英特尔最新的Medfield Atom处理器仍然未能加入对LTE的支持是在令人费解。不过也有消息指出英特尔今年年底将发布XMM7160基带芯片,并于2013年开始出货。
英特尔智能手机平台:Moorestown和Medfield
除了缺乏对LTE的支持外,一位受访开发者还描述到,英特尔也曾试图拉低英特尔系MeeGo操作系统研发的步调。MeeGo的设计初衷即兼容x86和ARM两种处理器架构,英特尔采用x86架构解决方案,并且和诺基亚联合打造了一款Ilmatar的原型机,但实际上还有很多因素限制了这款设备的前景。英特尔担心x86架构的MeeGo路线图破产,因此将众多操作系统研发相关的事务丢给了诺基亚,芬兰人则负责提供擦屁股的手纸。

2010年春天,英特尔向市场推出了一款代码名为Moorestown的智能手机,采用一颗代码名为Lincroft的45纳米制程以及一颗代码名为Langwell的65纳米制程I/O控制器,与此同时该芯片组还加入HSPA、3G无线网络模块,同时支持大量的无线接入技术,包括Wi-Fi、WiMAX、GPS、蓝牙和移动电视等等。不过最终,英特尔也未能将Moorestown推向市场,同样也选择了不了了之。
2011年早期,英特尔开始提及基于32纳米制程的Medfield平台,并将所有的功能集成在Penwell芯片上。Penwell平台拥有一颗1.2GHz的Atom处理器,并且支持超线程技术,同时配备一块PowerVR SGX540 GPU以及一颗512KB的二级缓存和一颗LPDDR2内存控制器。

Motorola Razr i
2012年,英特尔x86架构多年的梦想开始在Android平台得以实现,除了之前发布的联想K800和Orange San Diego外,最引人瞩目的则是联手摩托罗拉打造的Motorola Razr i,采用了Medfield平台2GHz的Atom Z2460处理器。
史蒂芬·埃洛普的2010

史蒂芬·埃洛普入主诺基亚之后,公司的智能手机业务开始有了新的转机。芬兰人开始重新将目光对准北美市场。从媒体对埃洛普的采访中可以看到,诺基亚将利用Windows Phone业务,和Android以及iPhone一样,从美国开始,逐步的重新主导智能手机生态。在美国市场博弈的成败,决定了诺基亚未来在世界市场的前景。
埃洛普入职诺基亚后不久,就提出了“Sea Eagle”海鹰计划,全面分析和整理诺基亚可选择的智能手机战略。除了聘请数十名芬兰籍顾问外,诺基亚还雇佣了来自于海外的专家顾问,最终的分析结果显示,即便是将Symbian和MeeGo合二为一,也无法作为公司的长期战略,并扭转诺基亚在智能手机市场的颓势。
在美国市场,虽然AT&T硬件副总并不看好MeeGo相比Android操作系统的竞争力,但最终还是决定开卖Nokia N9,显然诺基亚同样也在为Verizon开发另外一个版本的N9,型号为RM-716。但即便是诺基亚能够顺利在美国市场开卖N9,但是由于在LTE路线图上长期掉队,短期内诺基亚依旧难以快速赶上智能手机生态前进的步速。
尽管基于OMAP 3630处理器芯片的N9被快速推向市场,但是诺基亚依旧需要解决在没有LTE支持以及北美运营商参与的情况下,MeeGo生态在面对Android以及iOS强大的生态系统竞争力缺乏的问题。而和英特尔的合作也没有能够和廉价的Android低端芯片抗衡的物料,虽然Symbian在这方面优势明显,但却又无能为力。
最终N9于2011年夏天发布,并与9月份开始出货。虽然诺基亚已经公布了和微软的战略合作关系,但是对于诺基亚N9,公司依旧有明确的部署安排。尽管参与N9项目的人员越来越少,同时内外部的阻碍因素也极其明显,不过每一个人都拧成一股绳,进而最终将N9项目护送至终点。
在过去的2010年,诺基亚就MeeGo分别和三星、索尼爱立信以及LG等进行了合作磋商,但最终落得孤军奋战,诺基亚不得不扛起了MeeGo的发展重任。因而很多人都认为芬兰巨头在MeeGo项目上大伤元气。
抉择前,诺基亚的自我审视
2011年年初,埃洛普再次向员工发送了一份备忘录,详细讲述公司当前的现状、存在的问题以及未来的前景。
在这份备忘录中,埃洛普讲述了一个关于男人在石油钻井台工作的故事。某一天夜里,主人公被爆炸惊醒,起来后发现钻进平台在着火。主人公试图走到钻井平台的边缘,并且需要做出决定是要留在平台上烧死还是跳下30米的平台寻找生机,最终主人公决定跳下去,并且换回了一次生机。在获得重生之后,主人公声称钻井平台的着火改变了他的一身。
在宣布和微软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之前,埃洛普透露过去的数月时间里,已经和股东、运营商、开发者供应商以及供应商乃至雇员对公司的命运进行了讨论。埃洛普将诺基亚比喻成上文故事的主人公,并且就站在着火的钻井平台边缘,不同的是诺基亚的周边并非一处着火,而是处处都存在燃眉之急,形势更加严峻。除了自身外,外部竞争因素如Android和iOS在很多新兴智能手机市场的快速覆盖。据埃洛普透露,2011年公司甚至拿不出一款和2007年苹果iPhone用户体验相当的设备,此外Android在两年前就已经超过Symbian的市场份额,这些都让诺基亚感到迫在眉睫。
MeeGo虽然代表着诺基亚在高端智能手机市场崛起的希望,但是在埃洛普看来,当前的境况决定了公司无法单靠一款MeeGo设备来压制竞争对手铺天盖地的智能手机。同时,单纯的智能手机之间的博弈也转换到了操作系统之间的相互竞争,除了软硬件的较量外,还可以细分为软件开发者、市场、web搜索服务、社交媒体支持、位置服务之间的竞争。而竞争对手不仅具备从设备上超过诺基亚的实力,同时还存在从生态系统方面完全超越诺基亚的可能,这些都迫使诺基亚决定如何参与到生态系统的竞争当中。

诺基亚+微软=Lumia+Windows Phone

根据诺基亚2011年2月11日宣布的新战略,公司将和微软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联手打造全新的移动操作系统——Windows Phone。
2010年,微软正式发布Windows Phone 7 ,诺基亚将会选择Windows Phone 7下一代操作系统——也就是后来人们熟知的Windows Phone 7.5 Mango操作系统——作为主力移动操作平台。基于两家的合作关系,诺基亚将会利用公司在不同领域的优势,为全新的Windows Phone打造众多个性化功能特征,比如照片处理和地图功能。并持续支持Windows Phone操作平台,为用户提供优质的工业设计、全面的语言支持以及应用程序位置服务,提供更具有竞争力的价格以及进行全面的市场营销战略。
同时,诺基亚和微软还将会在市场营销上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并参与Windows Phone功能的开发和服务的定制。埃洛普在伦敦的发布会上提到,“当前,开发者、运营商和消费者如果需要有竞争力的移动终端,不仅依赖于设备本身,还需要软件、服务应用程序以及售后支持,这些都是用户体验的基石。诺基亚和微软件会联合各自的优势,打造一款竞争力十足的全球性生态系统。”

在宣布和微软建立合作关系,加入Windows Phone阵营8个月之后,2011年10月份的Nokia World上,芬兰人最终拿出了Lumia 710和Lumia 800两款设备,并一举唤起了诺基亚忠实用户的热情。
Jolla:MeeGo衣钵的继承者

诺基亚顺利完成转型,加入Windows Phone阵营,以至于MeeGo的下落成为坊间热议的话题。有人猜测诺基亚将会完全孤立MeeGo,让历史定格在N9身上,也有人认为诺基亚将会保留MeeGo,以防止在Windows Phone战略破产之后有足够的回旋余地。但是实际的情况则是,诺基亚选择Windows Phone可谓破釜沉舟,并未直接留下MeeGo的遗产。
今年7月份,有前诺基亚MeeGo团队开发者建立的芬兰籍公司Jolla在官方Twitter上宣布,将会继续MeeGo操作系统的开发,推出全新的智能手机。
全新的Jolla系MeeGo操作系统代码名为Sailfish,初步计划于2013年春季进入RTM阶段。Sailfish基于开源框架Qt和Mer核心,能够被用于智能手机、平板和智能电视等一系列设备。同时Jolla还将与今年11月21日至22日的Slush会议上公布当前正在开发的UI设计。并且尝试为Sailfish版本操作系统提供完整的软件开发包(SDK)。关于搭载Sailfish的智能终端详细信息最快将会在圣诞节前公布。
此外,Jolla在发布会上还聚集了包括分销商、OEM合作伙伴、代工商、运营商以及零售商在内的合作伙伴,并且筹集了大约2亿欧元围绕Sailfish打造一款完整的生态系统。同时运用中心将会设立在香港,目的则是瞄准了中国新兴智能手机市场。
结语
从对诺基亚前任或者现任员工的采访来看,大多数人对Maemo以及MeeGo团队在风雨交加的研发路上所付出的努力都赞赏有加。据悉,这是一个极其国际化的团队,工作分配上也非常的油气,但是所有人都在为同一个目标竭尽全力,很多人都以N9引以为豪。
与此同时MeeGo整个开发体系更像是一个象牙塔型组织,处于底层的自由开发者对项目的演进和背景没有话语权,很多接受采访的员工也并不了解整个项目风云际会的过程,这也是因为研发工作由多个部门共同完成。除管理层以外,开发者之间的交流和沟通也偏少,因而对于很多问题也无法进行详细全面的回答。
回想起来,MeeGo之所以走下坡路的原因也很明确。诺基亚先后开发了Harmattan、MeeGo和Symbian操作系统,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并且均采用Qt框架UI设计工具,同时应用程序的开发工具成熟度相对不高。更重要的是,Maemo团队内部沟通过于匮乏,在Harmattan开发的同时、Fremantle或者Maemo 5这样的项目也在进行,内部信息交换机制处于非正常运转状态。
最终,Maemo团队也没能拿出一个统一的Harmattan版本,也未能确定最终产品放心。不同的产品经理理念差异过于明显,项目中没有一个能够在产品层面拍板的主管角色。很多分包商和员工甚至在没有明确自身价值的情况下加入进来,很快团队就处于冗员状态。
同时,Harmattan UI的设计初衷也不明确,因而在两年时间内就被重新设计了两次。而在UI设计过程中,两款设备Dali和哥伦布最终都被叫停。好在漫长的摸索让团队最终通过N9和Swipe UI在市场上大获成功。但是N9采用的德州仪器OMAP 3新品又无法赶上时代潮流,也未能加入对LTE网络的兼容。
2009年初,MeeGo成为了诺基亚旗下的又一个Symbian,所有的人力物力均被投放至MeeGo项目中。新雇员甚至没有任何明确的任务,以至于他们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在团队中找到合适自己的位置,同时很多高管也被抽调至团队当中。但这些都没有加速MeeGo的进化,反而成为了MeeGo加速前进的累赘。
在MeeGo的研发中选择英特尔作为合作伙伴也是MeeGo最终覆灭的导火索。英特尔在x86架构Atom处理器的研发上花费了数年时间,但直到今年x86架构处理器智能手机才崭露头角。即便是现在,英特尔也未能拿出LTE网络支持方案,并且还需要等到2013年才能解决该问题。而在价格上,英特尔也无法提供Android智能手机所采用的低成本物料。
虽然诺基亚此前一直卖力的研发Harmattan和MeeGo操作系统,但是和Android、iOS的竞争力相比始终处于下风。既在设备类型上吃亏,同样在生态系统方面也捉襟见肘,因而在北美市场诺基亚依旧大败。最终,诺基亚不得不寻求其他厂商在MeeGo操作系统上进行合作,而这个时候,在Android阵营打得正酣的厂商,没有一家愿意抽空和诺基亚在MeeGo上调调情,落得芬兰人孤军奋战。对于诺基亚而言,想要在北美市场站稳脚跟,除了需要支持LTE外,还需要其他厂商、运营商的全力支持,否则这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iOS为苹果独享的全封闭式操作系统,而Android阵营对于诺基亚而言有没有任何明显的优势,因而最终在诸多因素的作用下,促成了诺基亚和微软在Windows Phone智能手机战略上的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